去年底因失联被卷入舆论风暴的百亿私募大佬汪潮涌(汪超涌),再次成为资本圈关注的对象。近日,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汪潮涌及其控制的新三板公司信中利在7月再被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5.53亿元。

信中利在8月4日晚紧急补发公告,表示由于业务经办人员因离职交接等事项未能及时整理收到的文件,导致公司未能及时披露该诉讼事项通知书。

曾经的大佬,如今诉讼缠身。截至目前,该公司累计被执行金额超15.9亿元。据其财报,信中利已经连续亏损两年,到2021年底,公司的账上只有865万元,净资产亏损超过3亿元。新的强制执行标的给资金上早已捉襟见肘的信中利和汪潮涌再添一根“新稻草”。

强执再添5.53亿

根据信中利的公告内容,此次5.53亿元的执行标的缘起于共青城信中利永信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永信基金”)的《合伙份额转让协议》。

天眼查显示,永信基金成立于2017年3月,执行事务合伙人为信中利的子公司北京信中利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长城人寿保险是这只基金的一个LP,在2017年6月出资5亿元,持有27.47%的股权,是第二大LP。

信中利的公告表示,信中利以5亿元受让长城人寿保险持有的永信基金的全部合伙份额,汪潮涌对此承担连带责任。

6月2日,北京仲裁委员会作出裁决,信中利向长城人寿保险支付5亿元份额转让价款及违约金,总执行标的为5.54亿元。

信中利在公告中称,公司近期在与长城人寿就该事项进行谈判,同时也将寻求其它可施行的解决方案的谈判和推进。同时,公司将于近期向法院提起撤裁程序、不予执行申请等,以维护信中利的合法权益。长城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本次仲裁的诉求主要是基金退出,不会对基金本身运营情况造成影响,也暂不会对公司的正常生产经营活动产生影响。公司预期永信基金未来退出现金流将能够满足申请人的退出需求。

8月5日,《华夏时报》记者多次拨打信中利电话,始终无人接听。记者又就该仲裁事项联系长城人寿,对方表示还在执行阶段,不便公开。

信中利公告对延迟信披的解释是,公司于6月10日收到仲裁决定书,由于业务经办人员因离职交接等事项未能及时整理收到的文件,导致公司未能及时披露。

早在去年9月,汪潮涌因未及时披露公司重大事件,遭深交所通报批评,此外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有限责任公司决定对其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自律监管措施。

账上仅剩865万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和长城人寿保险的纠纷已经是信中利6次成为被执行人,累计执行金额超15.9亿元。

汪潮涌也两度登上失信“黑名单”。2021年7月,因违反财产报告制度,信中利首次公告被纳入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今年2月22日,信中利披露公告,因未完成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公司及相关主体及实控人汪潮涌被北京市三中院纳入失信被执行人,执行标的7.4亿元。

去年末,汪潮涌失联的消息曾引发热议。网传拘留通知书的图片显示,汪潮涌因涉嫌职务侵占罪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2021年12月16日,信中利发布公告停牌,相关情况尚待确认。当天晚间,信中利再次发布公告表示,已通过各种渠道多次联系汪潮涌及其家属,但均未取得有效联系。公司同日向公安机关咨询相关情况,但截至目前尚未获得与汪潮涌相关的有效信息。

今年1月7日,信中利公告称,已经与公司实际控制人取得联系,确认其失联期间配合公安机关调查。截至公告披露日,汪潮涌已经正常履职,公司经营情况正常。

虽然对外称经营正常,但信中利和汪潮涌在资金上的捉襟见肘随处可见。

公司2021年年报显示,公司去年的收入是2.30亿元,但净利润亏损了15.93亿元,净资产为-3.19亿元,货币余额仅有865万元。截至去年底,公司作为被告及被申请人的涉及的金额超过33亿元。

兵败惠程科技

在2021年年报中,信中利将公司货币资金大幅度减少的原因归至丧失了对惠程科技(002168.SZ)的控制权上。

2015年10月,信中利在新三板挂牌,市值首日即破百亿。资本市场春风得意,汪潮涌也在筹划更大的生意,收购上市公司打造资本运作平台。

2016年5月,信中利以16.5亿元收购惠程科技11.11%的股份,收购完成后成为其控股股东。

这是一场豪赌。16.5亿元的收购资金中,12亿元是通过招商财富资管公司融资而来,3.15亿元由信中利向北京恒宇天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12%的利率借来,汪潮涌自有资金仅有1亿多元。收购价格达19元/股,而深圳惠程停牌前价格为8.89元/股,溢价率高达114%。

然而,收购完成后,惠程科技业绩连续爆雷。通联数据显示,2019年至今公司连亏三年,股价跌跌不休,8月5日报收4.30元/股,大跌让汪潮涌抵押的股权频频爆仓。2021年7月,汪潮涌从惠程科技离任。

据悉,汪潮涌于1999年创办信中利资本集团,并担任董事长至今。信中利是国内最早一批从事风险投资和私募股权投资的投资机构之一,其管理基金规模一度超过300亿元,累计投资近200家企业。“华尔街神童”“中国创投教父”“投资大鳄”,这些都是曾经贴在汪潮涌身上的标签,但受惠程科技投资失败的影响,信中利风雨飘摇,汪潮涌也跌落了神坛。

编辑:严晖 主编:夏申茶